北京到南京的距离,挡不住约炮的激情

这儿不是窑子2020-01-28  626

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窑哥陪你 这儿不是窑子做网站不易 坚持四年更新网站 网站为了网站干净已取消各种广告收益 希望可以打赏 这儿不是窑子以后为做的更好

去年春天的时候闲着无事,微信里捞到一支瓶子,一看地址是南京的。本来没打算理,可那时也没什么事,就和这个人聊起来了。

交谈中得知她是某国企的会计,39岁,保养得很好,气质也不错,平时时间很充裕,办公空间私密性也很好。因为当时瓶子里就是文爱的节奏,所以这里就不详细描述了。总之文爱之后,彼此都还蛮开心的,就加了好友。

我工作时间也比较闲,就时常逗她,往往在她午饭后每次都能把她在微信里搞得高潮一次。
因为我们俩隔得太远了,一南一北逾千里,所以经常在调情的时候会说及,你来南京干我吧之类的话,我也逗她你也来北京让我干。可她即便在高潮的时候也还是坚持我去她那里干她,因为她孩子的原因,她不能随便离开,而我并没把这事当真。

这种情况持续了有将近一周,加上我那时是精虫上脑,在一个周五,我答应了她周末就来找她,着实让她兴奋了很久。
趁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出来在单位附近的订票点订了一张夜发朝至的动车车票。而她也帮我提前订了离她单位不算很远的一家五星酒店。

下午下班之后稍事打理,即奔赴火车站。

待我到达南京时,透过车窗可以看见这座城市刚刚醒来,而我虽然一夜几乎无眠但丝毫没有困意——还是那句话,淫心大炽啊!
出的车站,打车奔赴酒店,登记,入住不表。

进得房间,第一时间给她短信,我已入住第xxxx房间。她那时也已起床,不过还在家里梳洗打扮。
我趁机洗漱一下,到楼下餐厅草草吃了早餐,在餐厅顺便拿了两罐红牛。回到房间迅速喝了两罐。
八点一刻,门铃响了。
我打开门,她一袭盛装,薄施粉黛,款款来了。赶紧迎她进来。
房间很大,巨大的落地窗,正好迎着东边刚刚升起的朝阳。窗下可以看见那所著名的化工类学府。
我牵她的手,来到靠近窗户的床前,板住她柔弱的肩,仔细端详她说:我可真来南京给你吃了哦。她羞得抬不起头来。
我低下头凑到她唇边吻她,她轻轻迎着,并不抗拒。顷刻,吻作一团。
她穿的是裙装,我轻便的摸到她的私处,隔着裤袜,潮湿的气息弥漫整个房间。
她要我把窗帘拉上,我逗她,她还是坚持。为防止被转角处的楼上看到,把窗帘拉上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一直到下午两点,实在干不动了,肚子咕咕叫。
冲了个澡,她载我到邻近的一家西餐厅吃饭。
因为下午她还要接孩子,饭后她将我送回酒店就回家做她的贤妻良母去了。
第二日一早她又早早来酒店。
少不了又是一场恶战。
临近中午,双方战罢,退房。

然后又是高铁,回北京。

窑哥说:从帝都到金陵,这一路奔袭,约炮的成本甚是不低啊,如果没有足够的诱惑,我想谁也不会千里奔波去为了最后一哆嗦吧。男人,有的时候为了小头的快活,中年冲动如骚年啊,哈哈。

最新回复(0)